Skate to start(十六)

黄少终于后知后觉地动了凡心!!嗷!写得好爽

视频录得很稳定,开始于叶修的T恤晃着从镜头前远去,估计是支了个架子。苏沐橙亭亭往旁边一站,脖子上一条黑色chocker,鸦发雪颈,晃得能燃烧的白银都黯然无光。这对儿红男绿女怎么看怎么相得益彰,背景音乐是the Golden Age,黄少天就着音乐吹了声口哨,这点儿不是滋味实在莫名其妙,弄得他一阵心慌。

他拿面巾纸擦嘴,看着手机里俩金童玉女相对神色默契,都使大板子,在音乐滚奏刚完时相视一笑(黄少天:这到底是必须动作还是无意的),然后左右一错一一脚下板子交叉一翘。然后无比流畅地前后相继豚跳,跳开了。

黄少天的主意可以说是非常不错,这一套表演以滑板为主,掺杂了locking 独有的“lock”之类动作和诙谐夸张的风格,使整个表演者的形象都生动鲜活了起来;黄少天一时拿捏不定到底是谁的手笔,但无可否认地被结结实实惊到了。叶修的动作有点生疏,没人苏妹子放得开,但这动作被他做出来就带有十分鲜明的叶修风格,懒散流畅不粘连,俩人的节奏错落有致,黄少天瞪大猫眼:“卧槽老叶!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方面的才能!说说说你这次除了苏妹子楚队还请动了谁一一”

“小话痨东西可以乱吃,”叶修懒洋洋地瞟了他一眼,“话不能乱说啊。哥点的技能你不知道的多了。”

正巧一首Golden age 播到逍遥跳脱的间奏,叶修把街舞里风车的动作一改,和no comply结合一下,脚上带着板子,两手反撑地,能连腿带板抡得虎虎生风,怎一个帅字了得,他肌肉还真拿捏得住这种特技式动作。屏幕外叶修本人眼睛带点漫不经心的笑意,屏幕里又是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纯爷们帅气荷尔蒙的撩妹机器,黄少天肚子里养了半只疑神疑鬼(主要疑叶修)的鬼胎,不知是否是他自己脑补了,什么都看出一点若有若无的意思来。他视线里躲不开叶修,只好四处乱飘,被叶修抬手敲了个脑瓜嘣:“小话痨上课这么不专心可不行。”

黄少天:“……卧槽你干嘛!!”

他炸了一身好毛,黄大少怎么说也是个独生子,从小没被人打过,矜贵得很,这头筹维持了二十来年,不想被叶修拔了;有幸拔得此筹的人还一脸十分不自觉的理所当然,挑眉道:“哟,我们小话痨还没享受过中国家长式教育?”

黄少天气急败坏智商下线,遂不过脑子:“滚滚滚滚滚我才不承认你是我爸爸!!”

叶修试图摆正自己的表情,半晌露出一个扭曲的脸:“……噗。”

黄少天冷漠道:“想笑你就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十分张狂地一拍桌子,“我估计大眼都没这待遇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鲜少见此人乐不可支,BJM里都仿佛回荡着意大利歌剧的“啊~我开怀大笑”,叶修平时显得老成如大叔,反倒很少像个真的青年人。他恼怒半晌,终于忍不住去看叶修,一瞥之下叶修表情竟十分生动,一点懒散气像潮水一样隐匿在眉目后面,活生生露出了真实的年纪一一究竟还是二十来岁;此人无声地又笑了一会,从桌子上抬起个头,“咱们少天大大生气了?”

他眼睛里笑意未散,连带着反光的那个亮点儿位置也不一样,正正好好地落在瞳孔上边,竟显得很有些明亮的一往情深。

黄少天不知如何接他这句话,含含糊糊地给带过去了,生怕下一次板社的人聚会上叶修当着众人说黄少天认了新爹。

好在叶修似乎也没打算一直拿这个事逗黄少,他从桌子上爬起来,一伸手捞走了手机:“少天大大看着怎么样,觉得行了回头就练吧?”

“咳咳,行行,挺好挺好。”黄少强行正经,突然想起一事,遂问,“哎所以到底是你跳苏妹子还是我?”

“你说呢。”叶修鄙视地瞥他一眼,捞起擦头发的毛巾,晃进自己房间里去了。

黄少天:“…………”所以到底谁跳苏沐橙?!

下午黄少天无所事事赖在沙发上打游戏,正享受空调冰棍WiFi ,接到一连环夺命call,来自郑轩:“卧槽黄少!我妈叫我去一社区相亲活动!”黄少正无聊,闻言顿时鸡血上头喜闻乐见,遂问一二三,郑轩:“黄少你陪我去行不?完事请你吃饭。”

“不管。”黄少天吃完冰棍,叼着木头棒子十分欢实地玩啪嗒砰,在魔性的背景音乐里懒洋洋道,“找徐景熙。找队长。找宋晓。关老子毛事。”

可惜郑轩是谁,跟黄少室友一场两年,哪儿能摸不清楚他的脾性。黄少天此人嘴硬心软,只差磨磨牙根儿。“黄少!”电话筒里一声凄凄切切的惨叫,“他们都弃我而去了,我现在是没有队友的孩子了,亚历山大啊好么,我现在紧张死了,你要再不来,明日早报就是‘男子晕厥相亲现场闹哪样   心脑血管病研究似有新发现’了。”

黄少天:“……我看你还活蹦乱跳得很。”他不小心软了一丢丢。

郑轩一听有戏,穷追猛打。“黄少你最好了!兄弟一场,就你义气!他们都是渣!”

黄少:“……”所以这是不去不行了吗!

他叹了口气,死狗一样从沙发上爬起来,问郑轩:“地址是哪儿?”

此处相亲活动现场十分具有大妈审美,喜气洋洋得可以跨过千万里征程直接结婚,具体名字叫“八分钟认识你”,差不多就是八分钟换一次约会对象一一黄少顺手扒拉的那身被现场大妈十分直白地鄙视了:“好好一大小伙子怎么都这种审美?大姑娘出嫁呢还扎耳朵眼子?还有这头发翘的!你这样嫁不出去啊小伙子!”

她展现了十分敬业的精神,抄起一瓶发胶,劈头盖脸地朝着黄少天一通狂喷。

黄少:“…………”

“唉,这样就好多了。”大妈上下扫他两眼,满意了,递给他入场券,“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一一把所有残次品都嫁出去,让这个世界再无单身狗!”

黄少天:“……你们这个企业文化还真特别。”

郑轩大老远就看见他,一遛小跑过来:“黄少!”此人目测被其母亲按着捯饧一番,穿了身西装还扒拉了个油光水滑的大背头,模样经典堪比汉奸,此时擦汗,“你可来了!妈的紧张死我了!”

黄少天冷漠道:“该。”

大厅里摆了一排桌子,做成亮闪闪的桃心,女士坐在桌子后面,男士就像寿司大转盘一样来回轮圈任君挑选采撷。背景放着喜气洋洋的音乐,黄少天被分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面前,看样子是个白领,还比他大。

黄少天无聊地和姑娘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嘴皮子实在闲不住,搭话道:“呃,您好。”

姑娘爱答不理地瞧了他一眼,从包里掏出副耳机,自顾自地玩起来,依稀能听见耳机里传来的喊杀声,黄少天探着头一看,正巧被炸了个满屏血花。

这是个第一人称游戏,选的主角是个挥舞着双枪的肌肉男,就听姑娘十分高冷地对着麦说道:“爆了一个杂碎,我们推进。”

黄少:“……”这个妹子他伤不起。

他无所事事地掏出手机,给叶修发短信:“晚上吃啥?”

一一被走过来的大妈抓了个现形。

大妈一拍黄少肩,黄少天跟被捉奸似地一抖,做贼心虚把手机飞快往怀里一揣,看样子小中学磨练的上课看漫画技巧依旧宝刀未老。大妈一口大嗓门道:“小伙子,你行不行啊?时间到了对着这么个漂亮大妹子都不知道要个电话!”

不敢,黄少心说,怕她半夜给我寄刀片。这妹子什么时候嫁出去也算给社会除害了。当然这话他也就敢在心里滚一圈,没敢宣之于口,下一个妹子画风正常多了,和黄少天差不多年纪,碎花小裙子,长相斯文有书卷气,一副细框眼镜,看着符合人正常口味。姑娘看着他开口道:“我估计你也是被逼来的?反正我也不觉得咱俩真的能成,不如聊会天,这八分钟还挺长的。”

“行啊!”黄少天觉得这妹子性格挺好,妥妥的贤妻良母温柔知性,话匣子顺利打开,“哎我跟你说妹子,刚刚一个真的超级高冷,特可怕,还瞪我,尴尬死了!比你差远了啊!”

“在背后嚼人舌根不好。”姑娘说,但忍不住笑了。

于是他们谈天说地,漫画啊小说啊游戏啊,天花乱坠,黄少充分发挥自己特性,一张嘴说天下,逗得姑娘一直抿嘴笑。过一会黄少拧开瓶水润嗓子,姑娘眨眨眼,开口问道:“我可能听上去有点冒昧……但是您有喜欢的女孩子吗,呃,或者,男孩子?”

“啊?”黄少天被她问得猝不及防地一愣,挠头道,“没有吧……怎么样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帅可以嫁?”

“不不不!”姑娘忍俊不禁,摆手使劲得好像黄少是什么洪水猛兽或者月光女神,肖想不得,“就是随口问问,你喜欢哪种?”

黄少天还真的没想过这种问题。他两眼一望天,试图从自己塞满滑板和外语字母的脑瓜子里搜出一点桃色物品,半晌犹豫道:“嗯……大约是,黑头发,腰线好看,眼睛很深那种?”

“啧,”姑娘一手撑着下颌咬吸管,唉声叹气道,“你们男人就喜欢一种女生,多少年了还没改过来这种封建社会思想余孽吗。”

“呃,不是你想的那样。”黄少又想了想,补充道,“其实我审美面比较宽啦,欧美日韩款式能都接受,性格不要太文静,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知道吧!最好是独立那种,但可以安静……我平常比较喜欢安静。”

姑娘:“谁信。”

“……”黄少天炸道,“是真的!你看我这么一双安静美男子的眼睛!”

姑娘笑着道歉,请求他回到之前的话题。黄少进入状态飞快,像思春小女生那样伸手托着脸,“声音要磁性,你知道吧,沙沙的那种。爱好要和我一样,最好滑板还比我好,就这一点可困难了!可以和我互相调戏吵架,但知道界限,我要是摔胳膊碰腿不会把我自己扔那,厨艺可以不好但得会温酒下面,平常控制欲别太强。”

姑娘听他说完,简短地点评道:“估计你得单身一辈子。”

她解释道:“你要人家独立,又要人家没控制欲,要人家安静又要人家会滑板,要人家温柔体贴,你做梦呢?”

“嘿嘿,”黄少天露出满口小白牙,从兜里掏了盒柠檬糖出来吃,顺手扔给姑娘一颗,“我知道啊。想象嘛。毕竟跟我走得近的人里都没一一”

他突然安静如鸡片刻,一条漂亮的腰线从脑海里倏忽一闪而后风驰电掣般过,徒留他咬肌停止工作而口水腺持续分泌,导致被柠檬糖狠狠地卡了一把嗓子。黄少顿时一通猛咳,如同心肝肺都免费拿出来赠送甩卖,那边姑娘把他的水往前一推,拆开糖纸,毫无同情心地嘲笑道:“所以你突然发现你爱上了秃头的爸爸?”

“不是,”黄少天低声道。

这么个人是有的,这么个人像叶修。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