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锦绣山河为逆旅,以浩瀚天地为蓑衣,风雨大作而不需归矣。

 

Skate to start (十三)

辗转过几天儿童节就到了。起因是楚云秀和苏沐橙不甘寂寞,在群里召唤,一群童心未泯的大学生乌泱泱聚集到儿童乐园,黄少天坚称自己膝盖痊愈,拖着叶修去了。他鹤立鸡群地混迹于才到自己腰部的小孩之中,第一次有了一点身高上的优越感。

张佳乐和孙哲平都在,还有李轩吴羽策王杰希喻文州,包子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罗辑从教授那里绑了出来,板社一群人(在张佳乐的提议下)热热闹闹地去坐了水帘洞小火车,穿着明显只能盖住上半身的雨衣,坐满了整列车厢。

孙哲平掏出钱,一群小孩子大哭着目送小火车进入水帘洞。

说实话这个儿童乐园设计得还是很不错,夏天洞里刮着阴风,临水凉快。黄少天和喻文州坐在小火车前排,黄少天扒住椅背往后看,黑暗中众人的脸都辨不清,眼白反着隧道里小灯的光,红红绿绿的,分外瘮人。

黄少天:“啊哈哈哈大眼你的眼睛分辨率真高啊!人家眼睛里都只有一种色彩,我从老王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整个世界噗哈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

黑暗中飞过来一个塑料瓶子,稳准狠地命中了黄少天的脑袋。

“哇靠大眼你还动真格的!”黄少天一把捞住那个要掉进水里的瓶子,龇牙咧嘴地揉自己脑袋,“疼啊老王居然玩阴的说好的同伴爱呢!哎哟估计肿了!回头破坏了本少的英武形象回头有小学妹找你算账不要怪我,那是报应,再说掉进水里人家清洁工大妈多不方便,污染环境没有公德心!诶大眼你扔东西了得啊,是不是经常上课当老师帮凶,老用粉笔头丢人民群众……”

王杰希的声音穿越黑暗空间而来,“不是我扔的。”

黄少天剩下的三百个字噎在喉咙孔,他被卡得翻了个白眼,一口气上不来,觉得简直要两腿一蹬升天而去了。

众人转动着五光十色的眼睛互相对视,心照不宣地保持沉默。

前方出现一道惨白的灯光,一个黄少天本人大小的塑料人偶以圣母玛利亚的角度俯瞰小火车。人偶头发梳成九曲十八弯的式样,穿着十分暴露,只把必须盖的盖上了(估计那还是看在这是个儿童乐园的分上),黄少天定睛一看,人偶的身后长出了三条色彩斑斓的腿。

人偶举着一块牌子,上面用圆润的字体写着三个大字: 蜘蛛洞。

众人:“……”

黄少天:“卧槽哈哈哈哈什么鬼三条腿的蜘蛛精!设计师数学真好居然还减掉了人类的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火车一路向前,隧道旁边的墙上布满了类似的人偶,第一个还好,只是觉得搞笑,细看人偶的颧骨下面阴影浓重,嘴唇鲜红,莫名地就像那种把尸体塞进塑料模特的鬼故事。黄少天想到这个节点,浑身汗毛竖起,又想到这里面有十几个活物同时呼吸,觉得心脏稍微往腹腔底部靠近了一点。

车厢后排飘过来一股烟草味,辛辣,叶修声音懒而沙沙地提议:“要不我们讲鬼故事?瞧这气氛,分分钟藏尸人偶的梗啊。”

张佳乐十分不满的声音,“老叶在儿童乐园还抽烟,不怕教坏小朋友吗!”

妈蛋,黄少天想。这货绝对是故意的,如果他无视这种……这种奇怪的思维同步。黄少天在脑子里过了半天,能随便听书名就知道作者的大脑无法找出一个名词形容这种情况,除了他想到一个词叫心有灵犀,黄少天脑补到这个节点,感到一种奇怪的不安。

喻文州敏锐感觉到他情绪变化,十分体贴地悄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抓着椅背回过头,就看见一丁点微红的火星像冬天夜里烧得滚热的炭,晶晶亮一闪。

突然他听见叶修一声短而极轻的“操”,这就奇怪了,无论怎么样叶修从来都不像张佳乐和黄少天一样一点就着,永远他摆着一副足够嘲讽到点着(无视这个猥琐的比喻)别人的脸。黄少天就听见所有人都发出了整齐的塑料袋摩擦声,喻文州急道:“少天,戴……”

他就感觉一股凉的流体从后脑勺击中了他,沉重得像是被人用橡皮棍来了一下子,然后这些液体从脖子凉凉腻腻地爬下,囤积在紧卡着的雨衣领子一一几乎只有几秒的时间差,叶修那点火光唰地灭了。

口速永远比不过黄少天的喻文州:“……帽子。”

叶修就觉得比起自己的头发,他比较心疼那根没抽几口的烟。

他亲眼看见黄少天背过身来趴在椅背上,眼睛亮亮地反着光一一比起王杰希,那更像是整个世界。

黄少天那么敏捷的性格,他一听还没有发出声音就知道技能正在读条,于是他安心地抹了抹脸上水珠子等着,过了大约有两秒黄少天气壮山河地哀嚎出声:“啊一一靠靠靠靠靠他妈的卧槽次奥我新的衣服!!!!!”

这就足以证明黄少天有多恼怒了一一通常这几个词都不会同时出现在他的第一句话里。

小火车相继驶过了花果山、金银角大王(很像金银小馒头)、一只特大号仓鼠(估计是金皮白老鼠精)和莫名其妙的一个大桃子,英勇负伤只有黄少天和叶修两个,还好天气热,也不会怎么样。李轩一脸深沉地道:“这就告诉我们,太过话痨和嘲讽都是会遭报应的。”

黄少天拿起那个击中他头的饮料瓶子,转而击中了李轩的头。

下车的时候张佳乐和王杰希讨论到底是去玩海盗船还是疯狂米老鼠,黄少天借着太阳光看清楚了叶修的样子。那一头十分像蕨类的头发表层浸水,底下还是蓬松的,头发油光水滑地打了绺,离一两步能很清楚地看见水珠从聚积饱满到滑下的过程。

他不大在意地顺手一揩,然后就把魔爪伸向了黄少天的头发。

黄少天正盯着滑到他衣领里的水愣愣,被突然袭击了一下,叶修温热的手指贴着头皮揉了一把,把他一头乱毛揉成了类似火娃欢欢的形状。黄少天张牙舞爪地跳起来道:“靠老叶你干嘛!!”

叶修把手收回来,评价道:“手感不错,太软,给三星好评。”

黄少天:“……靠把你的爪子拿开。”

排队买海盗船的时候叶修去卖仙女棒(字面意义)和小翅膀的摊上看了看,回来的时候拿着一条毛巾,看上去还挺旧,印着美羊羊,瞧着十分童趣。黄少天盯着毛巾惊讶道:“我去,这里还有卖这个的?”

“哪能啊,”叶修把他那根宝贝烟用纸巾裹好了吸水,顺口答道,“哥靠着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和颜值冲那个小姑娘笑了一下,她就晕乎乎地给我了。”

黄少天瞧了瞧叶修,他这几天休息得挺好,黑眼圈淡下去,露出薄薄的眼睑。无论承认不承认黄少天从这个角度看叶修都是仰视,那因为死宅而白得像吸血鬼的皮肤下还透出细细的青色血管来,还算好看,而那种不安就像这些血管一样,又细细地透出来了。

黄少天不自觉地低了低头,自动把叶修的话翻译,知道他意思是连蒙带拐丢弃下限,把毛巾哄了过来。他眼前一黑,叶修十分熟练地用毛巾裹住了他的头,黄少天从小接受的人身安全教育使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没想到叶修只是轻柔地沾了沾他头发上要滴下来的水,把发尾绞干。

那一截手腕在他眼前晃荡,也是白的,能看出骨头线条鲜明的突起。

天是热的,黄少天觉得自己血管里流动的是熔化的沥青,突突跳,滞涩地停堵在脑部。他摸了摸脸,只觉得脸颊滚烫而手指冰凉,还有水,混合着汗液和指尖柔软地爬过后颈。他下意识地要后退一步,又觉得似乎不太好,脚不尴不尬地停留在了半空。

他眼睛模模糊糊地聚焦在叶修手腕的血管,那么一条细细的青色就扩散成大片阴影,变成极其危险的、青灰色的不安。这动作实在太模棱两可,你说它是朋友互相的关照那也没问题,但是它比起朋友,似乎又有了一些越界的东西,它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点,坐落在界限上,你说你能把它算哪一边?黄少天慌慌张张地抢过毛巾自己乱揉了几下,一时间觉得自己想太多,一时间又觉得似乎不单纯是那样。

太阳煌煌,晃花人眼,叶修看着黄少天吃了摇头丸一样的反应,想起欧教授说的话。

艺术家都喜欢表现烟一样敏感的人。

黄少天眼前是叶修意味不明的笑容。从认识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他隐隐约约地预感到,无论怎样,他和叶修之间的主动权都不会在他手里了。

一一一一一一
爆字数。要考试,暂时不会再更了。

祝Anysay_silence 太太加薪~

评论(1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