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te to start(十一)

叶修就慢悠悠地说开了。

“从前,有个小孩儿,身世类似灰姑娘,爸妈和妹妹都不是亲的,偏偏他能和他妹妹抢他亲爹的遗产。他继父和继母想,没人罩着他了,就想弄死他。”

“他们就找了个废弃的塔,把小孩儿锁里边,不给吃喝,其他都全。小孩哭,哀求,无果,那经过塔的村民都说,能听到特别撕扯的哭叫,指甲挠门。再过几天,这个都没了,只有闷闷的撞门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在一个下雨的晚上,父母把这座塔烧了。因为冤魂的缘故吧,火是蓝色的,烧了三天三夜。”

黄少天有理由相信这个“下雨的晚上”是叶修为了创造气氛故意加的,但是还是觉得凉气嗖嗖地顺着脊椎往上蹿。他坐得离窗户远了一点,从床上拖了个枕头叫道,“我靠老叶老叶这不科学下雨天怎么可能会起火呢,你一定在坑我啊!!”

其实他还可以说更多的,但是他不得不闭嘴了,因为再不闭嘴,他牙齿相互跳踢踏舞的声音就要欢快地传出来了。

叶修摸出只烟咬着烟嘴解馋,很是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别打岔。不是我说啊少天小学弟,讲鬼故事你还要讲究科学?”

他就换了个姿势靠着枕头,把那头很是像蕨类的毛窝在枕罩上,慢慢地讲: “后来,房子就被废弃了,成为焦黑的一坨,妹妹继承了遗产,继父母很高兴。”

“后来呢,”他戏谑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一一就是这一眼让黄少天断定他是故意的一一,“真的鬼故事部分就来了。”

“有一次,妹妹从一个东方商人那买了一幅油画,是森林里的一座塔。它画的是夜晚,森林都是影影绰绰的深色,只有一座塔,它在森林尽头,顶部亮着光,那种光是非常明亮的黄色,亮得好像超过一切光,非常令人迷醉。妹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由自主地买回来了。买来之后他们发现光中间有个小黑点,并且整幅画有种说不出的诡美,但是他们还是决定把它挂在家里。”

来了,黄少天抓紧了枕头,悄悄抹了抹手心的汗,从来都是鬼出现之前最吓人,因为有一种叫做tense的东西在一点一点爬升,像冰凉的小虫子。其具体作用就是让你觉得,鬼要是出现,那一定是在你后背。

叶修一半的脸隐没在阴影里,低垂着眼睛,那光亮下的一半就显得有点诡异。“第二天,”他说,“妹妹发现那团黄色好像稍微、稍微暗了那么一点,黑点稍微大了那么一点,她觉得好像是幻觉,就没有理它。”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

“但是似乎每过一天,光亮就暗那么一点,黑点就变大,露出细长的形状。不单是妹妹,继父、继母都看出来了。他们觉得有点不对,想要找东方商人退货,但是找出的交易记录是,根本没有这个人。”

黄少天抽了一口气,浑身僵硬,心脏跳动的声音低沉,几乎一跃而出。叶修叼着烟嘴看着他,懒洋洋地笑道,“小学弟,要过来拽着哥袖子吗,嗯?”

“你……滚滚滚滚滚,”黄少天拼命克制住那点向他飞奔过去的冲动,现在他已经无法直视任何阴影了,“继……继续!本少,呃。”

他很知趣地闭了嘴,也知道到这份上说好得很有点不太诚实了。

“黑点越来越大,”叶修声音发哑带沙,此刻也正经地压低,“显现出一个人的影子。光亮越来越暗。继父母相继得了精神疾病,妹妹惊恐地想要逃走。”

“就在她准备走的早晨,有人看见了他们家窗户上一个血手印,警察破窗而入。三个人躺在地上,脖子淤青,眼球突出。

“警察没找到任何线索,只看见画面上光亮完全暗了,一个非常狰狞的鬼影从塔楼的窗户里伸出爪子,血从爪子上滴下来。”

黄少天:“……。”

我靠他觉得这种静态的鬼故事比一只鬼跳出来吓人恐怖多了,因为谁知道它会不会同样安静地上门找你啊!就是这种安静最可怕他都不敢睡觉了,万一有鬼来了他都醒不过来好吗!

黄少天肾上腺素飙升,能十分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心脏在胸廓里撞击,闷闷的。他几乎是手脚发软地一跃而起,往卫生间冲去,噼里啪啦地摁开关:“靠……(此处省略疑似老母鸡声音若干)老叶这故事典型的的的的的恶人恶报经典啊……(此处再次省略疑似老母鸡声音若干)啧不跟你说了我去洗漱了。”

叶修十分煞有介事地忽悠道:“是真事。”

黄少天不屑地哼了一声,浴霸都打开了。

叶修哭笑不得,“喂,你不热啊?”

黄少天心惊肉跳地打开水龙头。他刷牙的时候,一个劲地看镜子,总觉得有只鬼站在他身后,拿着把刀在他脖子上比划。

他从浴室探了个头出来,战战兢兢地往外边看了一眼,立马又缩回去,觉得所有屋里的影子都无法直视。他靠着门,努力和找个能出气的活物的欲望天人交战了一会,终于再次决定放下仅剩的尊严,他无比绝望地想,以后如果有人爆他的料以折损他的高大形象,那就是叶修没跑了。

叶修坐在床上开电脑,就看见一小孩以抽筋的姿势手脚发软地冲进他屋,炮弹一般发射到了他床上。黄少天从他被子里(谁也没有看清楚黄少是如何钻进他被子的)探出半个头,整个人还乱七八糟的,可怜兮兮地道:“求包养,会暖床。”

……咳拿错剧本了。

他可怜兮兮道:“啊啊啊吓死我了你那个鬼故事!我不管你要负责!”

叶修:“哦?小学弟又怕鬼了?”

黄少天闷闷地哑火了。

叶修:“有求于人的态度你好歹拿出来点啊少年?”

黄少天瞪了他两秒,别开眼睛,垂头丧气地道:“……学长。”

叶修就老奸巨猾地笑了,从桌子上扒来DV,懒洋洋地对准他道:“嗯?”

黄少天老脸自觉已经无法承受压力,怒而坐起:“靠靠靠靠靠学长学长学长!!行了吧!!老叶啊莫欺少年穷知道吗,你不要太猖狂!”

叶修愣了一下,露出个非常恍惚的表情,一瞬间居然没嘲讽他。

黄少天就紧张地盯着他,把被子一角在手心里揉成皱皱一团,问:“行吗行吗行吗?”

叶修转过去把DV连上电脑,我的神,等他把头转回来的时候就是想要让人一脚踩上去的表情,“可以啊。还是要照顾一下小学弟的对吧。”

空调开得旺盛,叶修伸出手给他把被子掖了掖,叶修周围有种烟和肥皂味,软软的,令人能暂时忘记鬼。

黄少天自己把被子边往下巴底压了压,觉得那几乎像一口红茶下去,轻微而温暖的烧灼感,房间里能听到被子布料摩擦的喧哗,还有很轻的人呼吸声。当真的很安静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身边有一个热源,不是电脑驱动器,是真的、会出气的活物的热度。他往叶修腰边上蹭了蹭,非常安心地蜷缩起来,就睡了。

叶修看了他一眼,停下视频,把他头发往一起拢了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码这章把我自己吓得不轻,夜里关了手机根本睡不着,写天天的症状是亲身体验的……容易吗我!!作为一个怕鬼的同学,还要自己改编鬼故事!!!!!!
故事来自一美国妹子,夏令营时晚上一起讲鬼故事,她们对中国鬼故事的惊吓点都很不解【。

晚了一天,也算生贺

评论(1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