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te to start(十)

情景小推手!嘿!

这一次的雨下得才像南方,慢慢悠悠,到家的时候一一呃一一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管这里叫家一一地面才浅浅湿和了一层,细看还有斑驳干燥的地方。

楼道里湿漉漉的昏黄灯光照下,叶修掏钥匙开门,突然没头没脑地说:“被你膝盖岔开了,今天是我生日。”

黄少天单腿晃晃悠悠地贴墙站,惊讶道:“诶呀老叶你今年多大了?……不我是认真地在问啊好吗!诶哟这么晚了订蛋糕来不及了吧外卖应该还行,怎么办我查查西点店号码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二十五岁是很重要的生日啊大概过了就是剩男剩女了,相亲就不占便宜了!老叶啊你平常怎么过的?这边有亲戚吗要不煮点长寿面也行!家里有蜡烛没?”

叶修自动过滤,“ 二十五。泡点方便面抽根烟就算了。”

俩人就在黄少天  “老叶老叶你一把年纪怎么还不脱团回头拖成老姑娘没人要了也生不出孩子了好吗”  的唠叨中进入玄关,叶修一脸生无可恋地道:“我就想过个安静的生日……”

冰箱里面有挂面,香肠和酱菜,叶修掏出来一一都是他弟弟置办的,叶修自己和鸣人一样,只会把冰箱塞满泡面。想到叶秋他皱着眉头笑了一下,从厨房探出个头,轻描淡写地叫他:“少天。”

黄少天满足地叹了一口气正往房间里扑, 叫唤叶修给他热口吃的,就听他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说:“真是,哥的生日还要哥倒贴礼物。”

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被他扔过来,黄少天接住一看:“什么……??”

那件东西在他手心里闪烁着微弱的光泽,折转的平面和凹槽崭新,边缘爽利。它的身体没有经过蚀刻,光亮骄傲,他握紧手指再松开,皮肤上刻下浅浅的痕迹。

是钥匙。

叶修从厨房拉门的缝隙那里瞧了他一眼,就习以为常地缩了回去。水煮开,面条估计已经下了,传来闷闷的刀剁菜板的声音。

是钥匙。黄少天觉得今天他受的惊吓有点多。

相处将近三周,抬头不见低头见,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摸清叶修是怎样人,那和自己是相像的,生活界限十分明显,领地意识高,总是关着自己屋门。平常他看电脑,很少和人聊天,有交集不过那么几个人,黄少天算认识的也就一个苏沐橙。

钥匙呢,就代表了黄少天不用等叶修给他开门替他锁门,不用跟宿舍似的只有朝九晚五之间才能进,叶修不担心黄少天洗劫了他家跑路。代表黄少天得到开启和锁上自己的、叶修的房间权利,可以进入叶修领地一一更确切地说,叶修这是把自己地方准备分给他一半了。

这馈赠可就有点太大了。黄少天几乎惶恐,想怎么才能还清,想起来自己和叶修之间主动权老在人家手里,有种微妙的不安全感。这钥匙就更加沉手了,几乎要发烫。

黄少木木地抬起头,被好意弄得不知所措。

滴一声,叶修收起扒在门口的DV,冲他晃了晃。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暴躁,厨房里传出刺啦刺啦的声音,黄少天愣了那么一秒,单腿跳将而起,冲叶修大吼道:“我靠老叶,煮个面您竟然也能给我煮跑锅了!!”

后来……后来叶修在生日那天吃到了煮糊的面。

他拼命用铲子往锅底刮了刮,好歹弄出几根能吃的面条,加了酱油老干妈和鸡精,摆在桌面上把糊的颜色那么一盖,好像还真挺像那么回事。

黄少天也照样盛了一小碗, 坐在他对面嘎嘣嘎嘣地嚼腌萝卜。“你知道吗老叶要不是本少机智地去关了火,”他含含糊糊地说,“你这小公寓就不保了好吗!感谢我吧啊哈哈不过你这技能点真是点得鸡肋,连个面都能给我煮糊,真是,以后不会有小姑娘嫁给你的。”

“是啊,”叶修懒洋洋地扒拉自己的面,“感谢少侠救命之恩,鄙人不胜感激,无以为报,把公寓拿出一半。鄙人还能以身相许,少侠就不用一直老妈子似的关心鄙人的终身大事了,请问少侠要否?”

黄少天闻言,人整齐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噫,老叶别想干预本少的光明前途,我还想迎娶大波妹子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呢。”他从叶修碗里抢了块酱菜,咬在嘴里,“既然这样,那钥匙,本少就勉为其难地收了吧。”

叶修生日就这样潦草地过完了,他去刷碗,黄少天膝盖上糊了一打创可贴,躲进房间里刷手机。他在淘宝上选了几棵多肉,趴在床上看书。

很快叶修洗完碗,往他房间门口一傍,冲他努嘴,说:“少天大大把窗户关上啊,雨都潲进来了。”

黄少天就站起来,光着脚去关窗,一回头叶修就顺势滚到了他床上,十分享受地翻了个身,黄少天咆哮:“妈的老叶给我下来!你换衣服没有啊!”

“换了。”叶修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灯光下颧骨线条明显,“这种雨天多适合鬼故事啊,我们来分享一下吧少天。”

雨夜里豆似的灯光被雨水拉长,黄少天只开了落地灯,影子和光亮晦暗不清,交界处柔软。黄少天不动声色地打了个寒战,道:“我没有,快点从我房间出去。”

叶修坐起来拉了只枕头靠着,“没关系,哥给你讲,看哥多贴心。”

黄少天:“不!谢谢你了哥真的不要啊你给苏妹子讲去吧,她一定会感谢你的,哥要早点睡,你也赶紧休息吧看今天是你的生日熬夜多不好,你看我多贴心。”

叶修就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如此良夜,”他一脸遗憾地说,“不讲鬼故事实在是太可惜了。看这气氛多好,还是说,”他似笑非笑地瞟了黄少天一眼,“少天你怕鬼?”

黄少天悄没声地又打了个寒战。

叶修:“唉,如果小学弟你怕鬼那就算了,哥就早点睡,吓着小孩子就不太好了哥也是很善良的……”

“靠!”黄少天扑腾起来,“谁怕鬼了!讲讲讲本少还真怕了不成?鬼根本就不存在啊再说存在了也跟烟似的本少一拳头就能打散……算了你讲吧。”

“哦。”叶修意味不明地看了拼命往灯底下缩的黄少天一眼,“好啊。”

空调风呼呼地吹,黄少天浑身紧绷,跟受了宫刑似的。

没错,年方二十三、英俊潇洒、威武英明的黄少天大大,怕鬼。

这毛病从黄少天很小的时候就有,长大了一点没改,平常住宿舍还好,只要有人讲了鬼故事,那鬼故事就会跟flag歌声似的在黄少天脑内激荡不止。黄少天想象力超群,鬼的形象生动逼真,常常吓得他用被子捂住全身偶尔探出鼻子换气,老觉得窗户和门的影子里会突然钻出东西。

黄少天将此作为他人生的一大污点死死捂着,不看鬼片不乱想,不晚上去图书馆,每次赶上李轩他们心血来潮讲鬼故事,就戴上耳机。现在它还被好好地掖着,以至于包括喻文州在内,没有人知道。

叶修慢悠悠地讲:“从前,有个小孩……”

完了,黄少天悲催地悄悄往墙角蹭了蹭,想,这就叫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