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锦绣山河为逆旅,以浩瀚天地为蓑衣,风雨大作而不需归矣。

 

Skate to start(九)

肢体接触,进度正在读条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五月天变脸超快,天气阴下来,再一次降温; 说是五月,其实都一只脚踩在六月了,剩下一个短短的尾巴根。黄少天出门的时候顺手从鞋柜上抄起伞,叶修从卫生间里探出个乱七八糟的脑袋,还滴水,半睡不醒地告诉他:“要穿外套啊。”

黄少天:“好了好了就你婆妈,知道啦知道啦学校柜子里有啊!”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叶修打开水龙头漱口,没听到。

黄少天搬去和叶修一起住之后其实也没怎么样,顶多算住在条件好一点的宿舍,平常都在食堂解决吃饭问题,俩房间隔壁,从不互相闯入。俩人作息时间基本上错开,叶修跟黄少天睡觉时间差一两个小时,晚上黄少天和人出去玩,叶修给他开门。嘲讽围绕周末谁去买饭和拖地展开。

只是叶修实在是个好房东,很少看见他举着个DV拍他,也算贴心,提醒他带个伞啊热水啊之类的。好像之前冒进了一大步后就老实地呆在原地,经常互相嘴炮,偶尔关心一下,从不跨越领地。

黄少天问他,不是说要拍个片子的来着怎么没见你拍,叶修开了窗户抽烟,笑说不急,这不跟你还不熟呢吗。

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认生,黄少天有点微妙地不爽。

当然,还有练板,基本在板社,众人对黄少邀请到叶神感到惊讶,虐恋帖子在论坛轰轰烈烈地盖了近万楼。叶修展现出令人惊奇的技巧和经验,黄少天每每和他PK斗板,输了无数根绿豆冰棍。叶修可以惊人地和他同步,妥帖得就像他后面的影子,但是黄少天觉得总是有哪里不妥,反复看训练视频,找不出是哪。


下午的时候黄少天在碗池碰见叶修,晚来欲雨,黄少天准备抓紧最后一点天气练习big spin,叶修悄没声地滑上来和他一起。黄少天跳起转身,就看见叶修放慢的旋转如龙卷风,凝固而流动,盘旋着上升。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压板过快,冰雨轮子当地撞在地上,膝盖以下发麻如全部截肢:“老叶!你属猫的吗摸过来都不带吱一声!!”

叶修也顺势踩了板蹲下来,小学弟左边膝盖磕在地上,听得他啧一声:“猫的话要怎么吱……来来,让哥看看。”

少年总是喜欢耍帅,夏天穿冬天衣服冬天穿夏天衣服,黄少天穿了条黑色长裤,卷起裤腿来看倒是没什么大事,只蹭破了一块,卷开的粉红色皮肉微微渗血。叶修低下头卷他裤腿,比起自己膝盖黄少天更关心他板子,挣扎着冲叶修喊: “操操操本少皮糙肉厚有什么可娇气的,又不是女人再说连苏妹子都不会哭爹喊娘,快去看看我心肝宝贝轮子轴承坏了没,那可是灵活型的不禁折腾哪有你boiling 初代皮实……”

叶修被他吵得心肺折腾,从兜里摸出张纸,欺身过来擦他膝盖,血细胞刚似乎因为太过突然愣了一下,终于加快流动。他头往黄少天下巴底下一凑,声音从一头乱毛下边地传出来:“闭嘴吧少天大大,你良心都被自己吃了啊?”

黄少天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

叶修凑得太近了。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界线划定,只要越过就会让人感到不舒服,不安全。大概是因为关系进度的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黄少天的界线对于叶修来说画得比较远,大概有一个肩宽,两个人从不勾肩搭背一一黄少天就感觉到了由衷的不适,就好像强迫症患者看见王杰希一样。

他甚至没反驳叶修这山路一般的骂人方式,觉得鼻腔里全是叶修昨天洗头用的洗发水味一一王杰希送的实验室成品,说是什么中草药,还被黄少天嫌弃地吐槽过像霉味。一股清苦安闲的味道,其实挺好闻,叶修有点不耐烦,稍微加重了力气在他膝盖上摁一下,纸巾上洇蔓开一片血渍。

黄少天的大脑和痛感神经终于反应过来,嚎道:“你才是狗啊怎么这么曲里拐弯地骂人一一啊疼疼疼疼疼!!!不会下手轻点吗!!!!!”

黄少天坚持自己走路,还试图让自己的姿势看上去帅一点,奈何左腿不能打弯,像企鹅。叶修看着黄少天蹦跶,间或龇牙咧嘴,慢悠悠地一手拎一只板在后头跟着溜达,最后黄少天回过头来冲他嚷嚷:“卧槽老叶你好意思吗四肢俱全甚至比身残志坚的人走得还慢……啊?”

叶修口里叼着烟,聚精会神。他看不见叶修的脸,对着他的是枚黑洞洞的镜头。

黄少天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差点一个趔趄再把膝盖蹂躏一回,叶修就此切了,DV的小红字中止在00:12。他满意地抿了抿嘴,评价道:“挺好。”

黄少天:“噢噢噢你是说我吗哎呀过奖啦,虽然我也知道不用再跟我说了……”

叶修:“不,是说哥自己实在太会取镜头了。”

吵了一路,嘴炮到食堂门口叶修径直往里面走,黄少天晃了下一把扯住他手:“诶叶修我已经吃过饭了啊!”

叶修:“我没吃过啊。”

他转身就要进,一脸绝情,只差说“兄台就此别过”了。

黄少天内心:(咆哮)说好的带我到家呢还有个板子啊,一点都不知道爱护残疾人发扬中国伟大的优良传统,还是说老叶你情商真的需要充值连这点场面话都不会说!

很明显,他伤疤还没好,就已经忘记了在咖啡馆出手五十元的痛。

黄少天扯着人家的手,放也不是拽也不是,尴尴尬尬地在那儿杵着:“啊,那个,呃……”

叶修:“喂我说少天大大能不能别这么黏糊,拿出点身为男性的自觉啊,那边的妹子都掏出手机开始拍照了。”

伤口血小板数量没够结痂,正在缓慢渗水,疼痒都细细碎碎。

黄少天怕疼,从小就无师自通地用文字泡攻击给自己打针的护士那种。他在丢脸输气势与单脚蹦回家之间摇摆了一会,终于暴露人性弱点,别别扭扭地道,“老叶……”

哔的一声,有人满脸红晕地开启了录音功能。

黄少天:“那个,能不能你回家吃饭啊你看今天学校食堂也没什么好菜,家里还有好吃的一一”

叶修:“哦我怎么不记得家里有好吃的。”

众人:YOOOOOOOOOO已经发展到同居了吗!!

黄少天:“咳咳这些细节不用在意,反正你今天都要回家不如你和我一起回……”

众人:WOOOOOOOOOO如此大胆主动的受!!

叶修似笑非笑地挑起一边眉毛,“和你?”

黄少天觉得一年的耻度简直都要用光,索性把自己当破罐子摔了,手一甩:“陪我!!陪我好了吧!!!满意了啊?!!老叶不是我说你这么吃人嘴短,以后找不到老婆的!”

叶修就(在观众驴血奔腾的目光下)走过来抄起他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下边一垫,道:“你怎么这么爱拿我未来的老婆说事啊。”

雨无关紧要地落了几滴,没关系;  两个人身上的汗味都能彼此闻到,叶修不是削瘦文青那种,肩膀宽,厚实(韩文清一脸鄙夷)。黄少天其实不用这么搀扶,他双腿甚至没有达到乙级残废,但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他竟然觉得叶修还在某些时候、虽然依然嘲讽得想让人punch him on his face,还是有那么一丝飘忽的可靠的。

系统提示,黄少天   对   叶修  的限制距离缩短到半个肩宽。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