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锦绣山河为逆旅,以浩瀚天地为蓑衣,风雨大作而不需归矣。

 

Skate to start (八)

写得无比愉悦,嗯,很有居家过日子的走起

黄少天瞪着眼看天花板。早晨的太阳扁扁地
晒进来,柿饼一样透过窗帘。他睡在卷巴着布单的床垫上,箱子行李堆在床边,十分巍峨,半夜会被误认成鬼。

昨天晚上他拉着叶修乱七八糟地把东西收拾了,挺奇怪,刚上大学的时候他一只行李箱全部搞定,现在叮叮当当地多了各种零碎,两大麻袋加行李箱都装不下。

没出租车愿意揽这费力不讨好的破活,于是叶修说坐地铁,黄少天背上捆着袋子手里抱着一盒子娇贵的电子产品,俩人背靠黄少天撒泼打滚不肯丢下的外文书籍,重心从一条发酸的腿换到另一条发酸的腿。

叶修说离学校有点远,真没诓他,俩人坐了四十分钟地铁又走了五分多钟,黄少天低头看着地上的砖缝简直累得满目金星,到地天就擦黑了。叶修说的客房是名副其实的客房,一张光秃秃弹簧床垫,叶修给他从床底下翻出褥子草草一铺。

黄少天也没吃晚饭,撂下包胡乱翻出睡衣,往床上一躺。白色灯光未装灯罩,惨惨地照着,钢丝弹簧上面还没拆塑料纸,一翻身咯啦啦响。

黄少天就浑身酸疼地爬起来,觉得人生惨淡一一至少有那么一秒是。他晃晃悠悠地走进卫生间,想起来今天是周六,觉得有了点活下去的希望。

昨天晚上没来得及好好看,黄少天发现叶修的公寓意外不错,米色和鹭灰色,装修简单,墙上装的搁板用来放书和植物。当然,全是绿萝,从墙上垂下,估计叶修这宅男属性也养不活别的,还装了挺复杂的自动干湿检测喷灌器。黄少天对此大感兴趣,抬头研究,叶修道:“小事情的大一期末作业。工程设计系有好多好东西。”

叶修坐在餐桌边上,餐桌临巨大窗户,铅框那种,把阳光明净地折成方格。从窗户看下去,叶修的公寓险险站立在城市边缘,如同从悬崖边上探出去的树。

叶修买了甜豆花作早餐,黄少天在他对面坐下来,客厅里堆着他的宝贝书,纸箱子大张着嘴。公寓里显出某种搬家后特有的凌乱和生活气息,楼下是一排小房子,再往远看,小镇。叶修吃完自己那一份,开始转向关东煮,说:“这边艺术家挺多的,房子便宜。画画,做皮具,那边还有烧瓷的搭了个龙窑。”

黄少天嘴里塞满了鸡蛋卷,只能点头。

然后就是几乎无休止的收拾,分类,再收拾,叶修从柜子上面搬了几块闲置的搁板下来:“要不要哥往你屋装几个,看你如此宠爱你宝贝书,一定愿意与它同寝。”黄少天不跟他客气,伸手在床对面的墙上比划。

叶修叼着螺丝拿电钻钻孔时忍不住乐,说:“看你这边的孔,比哥自己弄的得低了至少一头啊。”黄少天正在张牙舞爪地拆床垫上的塑料罩子,一时竟无法反驳,只能恶狠狠地瞪他,黑眼珠子全部挤到眼角。

黄少天住的是北屋,夏天无比凉快,有小桌子,一个钻石型阳台,应该是真的很久没人住了,阳台上积了薄薄一层土。叶修看黄少天拿着根铅笔在小本子上写字,列的是单子,什么子持莲华和桃美人,佛珠还有初恋。叶修死宅,DNA分配的时候那点文艺基因全都配给了他弟弟,问黄少天:“你买美人干什么,违法的,成年了吗小学弟。”

黄少天:“靠靠靠你才没成年!!有没有点常识啊这叫多肉!!不是我说老叶你这么不懂小清新以后怎么泡女朋友,人家给一盆多肉搭讪,你要给盆绿萝吗,啊哈哈哈不行戳到笑点了……”

叶修:“说得你真的泡到过似的。” 黄少天反驳,抹布被猛地抖了一下,掸落细细的烟尘,“谁说没有啊?哥现在都不是初吻了好吗!”

叶修顿了一下,眼望着苍绿的植物茎叶,没言语。

总之黄少天收拾了一整天,叶修窝在沙发上敲一些字,很少搭把手。晚上的时候黄少天把纸箱子压扁打捆,试图指使叶修放下电脑买晚饭去,叶修说,你得买明天和后天的,黄少天抗争无果,被迫接受屈辱条约。

黄少天就懒在床上,已经铺好了厚棉条纹床单,散放着一些枕头和被罩。他想叶修其实是挺好相处的人,或者至少今天看来是,也不经常打扰他,沉默得有时候甚至像棵植物一一黄少天其实没有看上去那么多话,生活中他有那么一半很安静,甚至称得上冷淡,说话只是他习惯的相处方式。平常吃饭他想自己安静地装个逼,总有相熟或不相熟的人打趣:“黄少怎么不说话了?”他就只能说,啊哈哈哈哪有啊我只是想做个安静的帅哥没想到被你发现了blablabla。黄少天,其实是个静如哑巴动如话唠的男子。

所以叶修这种态度让他感觉挺舒服,两个人清清楚楚,不进入各自的领地,像并行的树藤,多数平行,偶尔相交。

十分钟后叶修回来,拎着塑料袋子摊在桌上,两只一次性饭盒,从厨房拿了筷子过来。黄少天嗷一嗓子扑来,似乎是日式那种便当,蛋包饭没被水汽侵袭,精精神神地翘着焦边。另一边是鱼和白饭,痛苦地蜷缩在四方空间,腌萝卜难受地夹在其中。

叶修打开一个玻璃罐子,里面依稀能看出是花,白色,齐尾巴掐下来,浸在粘稠的金色流体里面。罐子拧开,好香,黄少天一口甜牙,馋巴巴地看,问:“你买的?”

“嗯。”叶修挖了勺出来抹在米饭上,金色的液体丝丝络络地嵌进缝隙,“镇子的人泡在大缸里,挺新鲜,两块一斤,我让他饶了个罐。”

“你可真是皮厚……”

“你皮薄你去买啊。哥自己又不爱吃糖。”

“……啊?”

栀子花香变得充满油烟气,阳光再次柿饼一样地被挤压。黄少天捏着筷子,心里捉摸不准,为突如其来的好意感到略微有点不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说明,黄少不是初恋,甚至恋了多少次其实都没关系,老叶也不会在乎,就好像你走过很多城市,终于遇上了自己最喜欢的,于是决定定居。总不能你第一个到达的城市就是最好,大多数人没有那运气,黄少他们已经在大部分方面都成为令人羡慕的少数,这里就让他们不能免俗好了。

正好赶上520,拼死发出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