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te to start (六)

然后黄少天吸了一口气,对叶修道:“你和我搭档去参加滑板大赛我允许你拿DV拍我怎么样!”

叶修没惊讶,只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道:“哦。”

黄少天:“别说不划算啊你拍我就要支付我的肖像权啊!而且我不是也挺累的如果你赚了大钱那我也没有分红啊!所以你就和我一起参加吧!”

叶修把头歪了歪,十分舒服地靠在沙发上:“好啊。”

“而且你想得了奖不是挺棒的吗,会有无数漂亮学妹因此认识你,找女朋友简直分分钟的事啊,而且这个学校也会记住你……”

“我说好。”

“……况且无论你报不报我都已经把你报上去了,这条贼船你已经上了就别想那么容易地下去啊!……等等你说什么?”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貌似我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

其实黄少天有点意外,他总觉得叶修不是好说话的主,也不会答应这么劳神费力还也许不讨好的事。他一跃而起,一脸惊喜地凑到叶修鼻尖跟前,跟他大眼对大眼:“不反悔啊?真的真的真的??那就这么说定了还要拉勾!不许耍赖啊!耍赖单身狗一辈子!”

叶修:“幼稚啊,黄少天同学。”

他拗不过黄少天,黄少天眼睛里闪光,灵得不得了,小狮子似的往那一凑,谁能拒绝啊?于是他十分吝啬地伸出小指和黄少天勾了勾,黄少天兴奋,挺使劲,叶修就象征性地一弯,然后翻过来扣了大拇指。黄少天手上有汗,叶修手干净又温暖,掌心有点厚度,像云朵。

这么折腾过去一小时,黑夜柔软而缄默地包覆下来,雨小些了。结账的时候叶修说,我来,黄少天出于对自己干了不厚道的事的良心谴责(“还好叶修答应了!如果没有那就尴尬了”)一个箭步冲向柜台说我来我来!叶修无视了他心里“快抢过来啊我就意思意思”的弹幕,尊臀移回沙发上,十分没有诚意地对他道:“啊,那真是麻烦你了。”

柜台小姐甜美地对他说:“先生,一共五十二元。”

黄少天硬着头皮干笑着掏出了钱包,心里大骂奸商,如丧考妣。

黄少天终于憋不住,捏着发票问叶修:“不是通常都会再推让一两下的吗?”这样他就可以正好顺坡下了。

“哦,”叶修瞟他一眼,叼根烟点上,“就跟你意思意思。”

黄少天算是被稳稳地捏住了小辫子,就那一次。叶修不是当场就急眼的人,但是往好听了说是记性好一一平常他不提这事,每次在咖啡店或者早点摊或者串吧结账的时候就好巧不巧地翻出来,黄少天用了少两百块钱才觉悟,跟这人打交道,任何良心掏出来都只会喂狗。

大赛报名完毕,初赛在六月开头,叶修的片子七月中旬上交初选。这样算算时间挺紧的,期末考也在差不多六月下旬,黄少天想想觉得头疼,干脆回去就抖叶修QQ,夜雨声烦   抖了你一下。

叶修趴在床上参考别的毕业作品内容,影视系的毕业展其实水挺深,优秀的参评作品会送去威尼斯电影节的青年短片大赛。突然QQ强悍一抖屏,他眯起眼睛点开一看,是叫夜雨声烦的小朋友,叫嚣着明天早晨要去练板。难怪刚刚的抖屏都显得元气无比,他顺手把烟往床上烟灰缸里一摁一一叶修住过的房子火灾隐患都挺大,张新杰做过安全性评估,结论是叶修命大,不然分分钟成邱少云。

【君莫笑】哟,少天这么着急啊,哥还用练?

他能想象得到网线另一端有个小朋友乱着一头毛,瞪着眼睛咬牙切齿地打字。黄少天有时候挺像一捅就炸的大型猫科动物,好玩。

【夜雨声烦】什么嘛说得我就不牛了似的!!不管了反正你不是两年前就退了队长也许大幅度的脚踝动作爆发力都不行了呢?不管不管反正你都和我拉勾了你得配合训练!!最近你得天天来!

【君莫笑】你想好到底要双人展示哪种了吗,自己编动作还是用现成。

对方一直显示“输入中”,叶修就打开播放器继续看片。那是个空间和时间主题的短片,很适合表达哲学意义和装逼,叶修看了一会觉得没劲,切了。

【夜雨声烦】我觉得入围赛打酱油就行,排名赛想弄个类似街舞locking的风格,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过,而且咱们双人是完全同步平行还是各弄各的偶尔重合?音乐还没找,而且你风格我也不熟悉,我要看看看看还要PK!入围赛完全同步就行,你是用什么板子我也不知道,你那小鱼板也不能上。

黄少天很狡猾地把自己的企图编了进去。他想知道叶修到底是不是玩长板,到底两年前是怎么回事,还有再看看他的非常独具一格但是让人着迷的滑手风格。他听着窗外的雨,回来的路上鞋湿了,他就干脆趟的水。

很快提示音滴地响了,叶修发过来一条消息。

【君莫笑】那哥的片什么时候拍你想好了吗

黄少天还真是没想到这个梗,郁卒。他估计叶修明天下午也不来练板了,干脆下线,QQ非常适合逃避,就这点比真人见面好。没话题了,下线,网线之间距离自由,不像俩人坐一块,尴尬地大眼瞪大眼。

外面还在下雨,世界显得湿润而安然。

第二天雨停,空气里全是打湿的尘土和草木味道,黄少天在食堂出现,板社的人端着餐盘一扎堆。他特意看了一眼,叶修不在,张佳乐伸筷抢孙哲平的辣腐乳得手,被方锐中途截去,张佳乐怒而咆哮:“你个随便body viral都要缩起来的腹肌猥琐流还有脸抢我东西吃!”

孙哲平安抚他:“行了行了,回头给你在淘宝上定一箱。”

众人脑内升起flag 奏乐:“霹雳一声震乾坤哪!”(女声:震哪乾坤哪!)打倒土豪和劣绅哪!”

张佳乐犹叫嚣,“等着瞧比赛见!”

孙哲平跟着微笑:“对,比赛见。”

众人:气管炎。

看来张佳乐和孙哲平是要搭档了,有一阵孙哲平出国游学,张佳乐孤独(并且没有零食)地参加了校园滑板赛,有个和张佳乐同是艺术系的小学弟叫于锋,试着和他搭档了下,效果不尽人意。

或者说看过双花组合的人再看他们分别拆开的表演都觉得不那么尽如人意;  张佳乐动作风骚花哨,喜欢加上繁复变式和花样,表达敏感而柔软,像花瓣和画笔的线条。孙哲平风格偏猛,也偏厚实,带着点疯和野劲,俩人很补。大一的时候板社里繁花血景十分风靡,看过的人都觉得,像百花盛开。

黄少天无视了他们的光芒,低下头专攻奶黄包。喻文州看了一眼食堂菜谱,他弄完他的研究,黑眼圈终于迫于淫威消退:“中午有秋葵啊。”

黄少天假装他什么都没听见。王杰系用那只稍大的眼睛看了看黄少天,道:“秋葵是温性植物,能润滑关节,消炎去火,要多吃。不要挑食。”

黄少天悲愤地在椅子里扑腾,“为什么会有秋葵这么可怕的东西一一喻队中午我们宿舍可以定外卖吗!话说大眼管好你的孩子别让他抢我们瀚文一一”

喻·好闺蜜·文州抓住了重点,夹起一筷子雪菜糊进他的嘴,温和地笑道:“不能。”

王杰希又用那只眼睛斜了黄少天一眼,“搞清楚到底是谁抢谁。”

今天三刷荣耀番外,看见那句“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忍住没有狂嚎,有一种曾经繁华过但是消失在时间里的美丽。反正我形容不出来,基友说叫“彼岸花盈盈”,挺准确的吧……

字数爆。

注:
空中转体(body varial):此动作极简单,即身体跳起后于空中转体180度再落于板上,一般与其他动 作如踢翻等结合。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