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锦绣山河为逆旅,以浩瀚天地为蓑衣,风雨大作而不需归矣。

 

Skate to start (四)

金银花在枝头落得差不多了,早已褪去剩菜团子的模样,偶有一两朵,亭亭的,恍惚像鸟。

黄同学第一次见识这架势,愣了,抱着板往那一杵,整个人一大写的懵逼。

绿豆冰棍开始化,黄少天就捏着它,被绿绿黏糊糊地滴了一手。

苏沐橙:“太唐突了啊叶修,吓着小同学了吧。”

叶修似乎怔愣了那么一下,低头掏出打火机点了根烟,就恢复万事不走心的德性样儿:“行,那你考虑下,哪天给我打电话。怎么说呢沐橙,哥又不是逼良为娼。”

黄少天三魂七魄还未归位,脑子一热雪糕一扔,大喊:“学长我要和你pk!”

……引来纷纷驻足观望,卖雪糕的大婶从韩剧里百无聊赖地抬起头来,在自家货架上摸了盆瓜子。

叶修挑了挑眉,在众目睽睽之下问他:“我和你pk了你就答应?”

不明真相的群众:“……复杂的恩怨纠葛啊!”

黄少天那一盆当头泼下的狗血还没冷却,大声:“对!敢不敢!”

更加不明真相的群众:“……还是热血少年漫的告白方式和爱恨交织的宿敌关系!”

大妈咔咔嗑瓜子,瓜子皮很快地在桌面上积成一小堆。

叶修就随意地一抖烟蒂,烟灰在落地之前就散在风里成了灰烬。他露出个标志性的、十分想让人用鞋底盖上章子的表情,说道:“省省吧小学弟,没什么意义的,你就是再修炼个几百年也打不过哥啊。呵呵。”

已经腐血激昂的群众:“还有百年修仙梗?!”

周围全是陌生的面孔,一双双年轻的眼睛。可以因为一些自己根本不了解的事,喜闻乐见很久,并获得一些色彩简明的快乐的人。

于是他低头掏出手机,在衣服下摆上抹了抹手指的汗,给叶修发了条短信,说:“存下我手机号,我先好好想想,啊哈哈我这张帅脸怎么能随便就便宜了你呢。”

大学论坛里刚发了个帖子,在三个小时里被顶了上千次,到日落的时候垒起摩天大楼(虽然夏天天黑的时间比较晚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黄少天刚洗了个澡,换件T恤趴在床上盯着笔记本。他头发湿得打了绺,滴滴答答地淌水,郑轩从下铺探出头,扔条毛巾上来:“黄少擦擦你那头乱毛,水都要滴穿床板漏下来了。”

黄少天心不在焉地用手撸了一把他的狗头,点开那个被顶得巨高的帖子。

<X大滑板社惊现表白,两人爱恨情仇恩怨纠葛有何内幕!>

楼主:今天路过碗池,艾玛,被惊到了,俩同志表白!对话中满满都是【( ̄∇ ̄)】情!最后无疾而终,互相留电话,预计还有下一步动作!天惹噜直戳萌点,高冷攻和阳光受,是攻先表白!!受最后那句“我如此帅怎么能就这么便宜了你”简直了!看到全程的举手!不行我得去拿纸【鼻血奔流】

1楼- 首杀!对我看到了!有种少年漫和腐女漫结合体的感觉!www

2楼- 被楼上抢了首杀,哼唧。

3楼- 等等那好像是我男神黄少??

黄少天:“卧槽什么!”

4楼- 没想到人们如此开放地接受了同。欣慰。祝福你们。

5楼- +1

6楼- +2

7楼- +3

8楼- 破!

9楼- 打楼上。+4

……
18楼:瞬间脑补了一出千年狐妖来找前世情人结果发现老公和小三跑了的大戏

19楼- 然后和小三在一起了!

20楼- 楼上有毒。

弱弱地说会不会只是申请一个碗池挑战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腐女的滚滚洪流中了。

……

黄少天:“……”

作为当事人,他怀着复杂的心情刷完了自己作为狐狸精/总裁/总裁的小女友/杀手/剑客/哨兵/大黄鸭(误)与叶修的爱恨情仇,悲愤地下床杀去食堂,心想:“我是直的这绝对没跑了……还喜欢身材火辣的美女呢还我大波妹子!!”

路上他碰到了很多人,楚云秀:“黄少下手很快嘛果然是机会主义者啊,表示看好。”

黄少天:“不是不是,楚队……”

楚云秀了然地拍拍他的肩膀:“放心,我懂。”

问题就出在你们到底懂了什么,我们根本就不熟啊!

黄少天望着楚云秀的背影,像干吞了一把omega鱼油那样心塞。

在食堂他看着小黑板上的菜单纠结到底辣子鸡还是红烧狮子头,戴妍琦挥舞着可乐冲他打招呼。黄少天想起来她就是那天给他叶修电话的大一学妹,她
吮着吸管,特别慈祥地指点他:“奔放一点!”小声,“现在的年轻人太羞涩,还玩欲拒还迎……”

黄少天觉得比江姐还冤,不甘示弱地反击,“我能说现在的年轻人思想真复杂么?小小年纪都在想什么啊!China' s future looks bleak说好大国风范的呢……”

戴妍琦一吐舌头,在他说完之前明智地跑了。

黄少天(在众多狗仔的眼神中)拿到了红烧狮子头,辣子鸡没了。

他去排队盛汤,一回头正好对上一双大小眼,就算被王杰希正常地看一眼,也会有算命师傅一眼看透/恶魔之眼收取灵魂/霸道总裁寻找猎物的感觉。黄少天顶着逼死强迫症的眼神声泪俱下道:“老王你一一我终于碰上个画风正常的了!快来安慰我一一”

王杰希十分淡定地瞧着他,道:“在一起之后要注意身体,及时补肾。”

钱塘江大潮般的狗血裹挟着世界的恶意滚滚而来,黄少天端着餐盘找了个靠窗的地方,悲愤地埋头于晚饭,并决定不再跟别人说话了。

- 02-01-2016 17:16 02-01-2016 17:16

那天晚上黄少天睡得很不好,跟摊煎饼似的翻身规率,平均两分钟一次。他挺轻,床不会吱呀狂叫,外面非常静,零星树影透过窗帘,一屋子呼吸声。

其实他早就想好要答应的,黄少天不是你用了我肖像权我就非得从你身上揩点油的人,他只是在纠结到底管叶修要点什么好。他和叶修真的不熟,也就寥寥数面之缘,想看他玩板,和他切磋,也许只是年轻人的一点好胜心在作祟,也许再夹杂一点自以为的伯乐、一点棋逢对手的欣喜。

才大三啊,二十出头,那么一点孤高自傲无论被掩饰得再好也是在的,像野草。平时你拔干净,可是只要一场狠戾的暴雨和一点点放任,它就长,超过膝盖,把整个田地变成那种张扬旗帜一样的、诏告着什么的绿色。

黄少心里,野草疯长。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