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锦绣山河为逆旅,以浩瀚天地为蓑衣,风雨大作而不需归矣。

 

2016.4.29

感冒了。

挣扎了三个月终于没能逃过开学必生病的神之诅咒,挺过大大小小的流鼻涕咳嗽嗓子疼之后,终于重感冒。五一的时候得去太庙看看,我小学一年级登记那天是不是冲撞了什么神。

啊呀呀,真是难受啊。开口的时候,好像砂纸擦着破铁锅。

睡觉,醒来的时候头钝钝地疼,鼻子也闻不到。不是鼻涕,有什么东西磅礴地想要流出被堵住。窒闷。有那么一瞬间,是感觉自己与世界没有任何联系的——这皮囊不是我的。灵魂被皮囊困住了。好像一个透明扎紧的袋子,鸟在里面四处惶恐冲撞;灵魂麻木冷漠地透过皮囊,看这世界挣扎得空洞洞。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