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夏秋(下)

终于拖出了下 @大荒星垂 感谢观星知识......改过了【捂脸。突然有点想去观星


梦境一个套着一个,吃了炫迈一样停不下来。就像阿九的旅行,打开一个盒子里边又是一个盒子,放眼望去,原野上无尽的盒子。

那是多久以前了呢,还是警校,三年?……五年?

黄少天摘得近身格斗赛桂冠晚上从宿舍里翻墙出来,漫天干净星子,水清清似要流下来。训练场周边幢幢幔幔白杨树的影子,夏天晚上凉快。他抱着偷渡出来的橘子芬达在树底下坐着,隐约听见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他想看看是不是运气差撞上了哪个教官,偷偷摸摸往树后面瞅,眼前一黑就邦地撞上了什么不明物体。

有着细软黑发的少年一脸无奈捂脑门:“呃……你的头好硬。”

“你是那个掉橘子的!”

“你是那个捡橘子的!”

两个都是细高少年,生长期特有清瘦的脊背。而对方有张少年中罕见书卷气的脸,笑起来温温润润一双眼睛,黄少天想起来那天白衬衫上垂下的胸牌:“你是喻……喻文州!”

喻文州显然没忘记那个感谢的话拉着他说了足足两分钟的人:“黄少天。”

喻文州手里拿着个硬皮本子,黄少天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有人观星。稚嫩少年被宇宙的浩大深深震撼,喻文州指给他看各样星座,大小熊、银河牛郎织女,天鹅座底下亮晶晶一堆十字……他们熬到凌晨等着看飞马。哎,黄少天想那真是个十足夏天味的晚上,喻文州头发剪成警校里标配的样式依然软,不像毛头小子那样四处支棱。橘子芬达开瓶时飞溅的气泡声清凉,星河浩荡垂下。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梦境里一眨眼四五年晃过去。是夏日滂沱雨水,稀里哗啦从树梢挂下来,打在两盆萎靡杜鹃上。黄少天漠漠地想,已经调进重案组了啊。

劫持案。人质一个小少女,初入花季十三四岁模样,娇嫩得像朵初绽的花,生涩柔软的妩媚。

歹徒持枪。吸毒,中度精神疾病。那枚枪口对着女孩同样娇嫩的胸脯;只要他一一只要动一下念头,少女身体里所有的血色都会从那里绽放出来。盛开。开成正夏花朵模样。

喻文州是从那个案子开始成为蓝雨的基石。雨水沿他的头发濡下,他说:“我来。”

 “——你放心。”

黄少天有史以来第一次沉默,这叫他那些话怎么说出口。

说我可以,说我近身格斗比你好,说我用上冰雨匕首——

说你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我怎么办。

微妙地他又觉得喻文州说的总靠谱,像他那双眼睛一样沉沉地令人安心一一黄少心要水和油似地分两半了,都是液体,晃晃荡荡在里头颤悠。还好他头发长得有点盖眼睛了,眼一垂他话到嘴边又改成:

“我狙击。”

“­­——好。”喻文州笑,“黄少的准头,我信。”

黄少天想警校除了周泽楷叶修无敌的枪法换谁都该信,偏偏喻文州这一说,他自己倒有点不敢信了。记忆中自己伏在棵矮山茶后边,拿枪的手稳得和心率简直不在一次元。

 大脑的冷静是强制,带着点极度紧张和狂热的暗红,岩浆样渗出来。上头槐树枝断断续续织一曲独弦琴。雨水淋漓中他盯着喻文州的背影上那栋破败的灰楼,十字准星鲜艳。

 

后来他不记得他怎样在喻文州让歹徒转换角度的瞬间击中歹徒的肩膀,又怎样堪堪在他对准喻文州开枪的那一秒打碎了他的手腕......子弹差一点打中喻文州了。特警呼啦啦围上小楼时黄少天看上去更像中弹。喻文州看了看他,然后笑着给了他一个拥抱。

啊......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湿透的拥抱的,混合着盛夏雨水和喻文州身上干净的气息。黄少天狙击手套里灌满了水。黑星97掉到地上,扑啦啦惊走一只喜鹊。

 

 

那么多个夏天一律丰美而多汁,翻页似地过去了,冗长的下午和移动的阳光、萤火虫晚上、生发的雨水,生活如同阳光与边缘对立的影子。黑白分明。冷暖分明。从一场案子里跳出来,外边就是阳光。

——不止。

还有队友,星星,笑容,喻文州。

 

最后一个梦里他站在空旷无人的长厅,夕阳华美无上。地面长长的影子。他站在那一片无垠的金红色后面,唯一清晰的是扇窗户。高的欧式落地窗。窗前站着个人影。

人影露出喻文州的脸,在光华下好看得像雕塑,清楚而柔和地面面交接。他笑着说:“少天。”

黄少天恍恍惚惚地走过去,队长,你不会死吧,你没死呢吧?别死啊,

 

——我喜欢你啊。

 

——那么多星光下没来得及说的话,那么多午后。再不说,就真的再也没法见到。

“想什么呢。”他的队长笑着说,“——没有,不会。”

喻文州伸手抱住他。那一瞬间他散成光尘,和漫天卷地的金红一个颜色;而黄少天把手伸进光里,嘴唇上清晰地停留着喻文州干净的气息。

 

迷迷糊糊中座椅几乎捂不热。黄少天动了一下,酸痛的腰脆生生一响。手术灯绿。

护士推着病床出来:“没事了,真是个奇迹——转普通病房。”

黄少天看向窗外。雨云层里硬生生探出半边太阳。光华四射,漫天太阳雨。

 

 

【尾声】

终于这几天还是秋雨连绵的日子,他撑伞推着喻文州出来走。夏天已过,转角铁栅栏里探出一枝憔悴蔷薇。

——喻队,秋天了。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亲吻,情话。扑啦啦惊走一只不愿当电灯泡的画眉。

 

【END】

和原构想略有差别不过终于在20号前完稿了【还有脸说明明是喻队生日贺文

并且好似有黄喻的触感

那……最近还有谁生日?苏妹子怎么样?【反正有颗很腐的心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