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十二】

这一章会解释很多东西。

看前文请点击【叶黄守夜人】tag


“异化症研究所,始建于永夜时代第二年,原为嘉世资助的异化症研究机构。后因资金不足及其进行的系列违禁实验,于永夜时代第四年取消。”

 

“永夜时代第四年,联盟建立,叶秋、韩文清、田森等人加入联盟。”

——《联盟历史档案·永夜时代·I卷》

 

 

日,黄少天心想,你当我狗呢?但是鉴于那一声少天叫得很对他胃口,他也勉勉强强地应承下来了——叶修要人做的事总是貌似毫无道理,但正是因为其有道理,就搞得人火大;这就好像装X还特别牛逼的人格外使人生气。他向前跨了一步,伸出手,打算把助手先生的袖子撸起来。

 

突然那助手一甩袖子,飞出一只小的、形状类似UFO的圆盘,他自己同时猛地一振胳膊,铁手铐咔啦一声随之落地。鬼知道那是什么玩意——那东西晃了一下,喷出成股的、黄绿色粉末,酷似某种丧心病狂的中药。

 

黄少天在电光火石中想起那害过他的瘿子;他猛地一折腰,向后闪避的时候,有一缕空气又轻又细地贴着他的脸滑了过去。

 

黄少天用余光瞟一眼,叶修懒洋洋地动了动手指,猛地在空中一抓:那只小圆盘呼啸着向他飞过去,无形的气流挤压着它,把它喷出的、细小的黄绿色粉末约束成一个无害的圈——好机会,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最会干跳火圈的活,他怎么可能漏过去这个。他的小腿猛地绷起一条锋利弧线,他一错身,反手抓住助手的手腕,利索地向前一翻——

 

清晰的关节爆鸣声在这狭窄的空间中四下蔓延,如同一棵植物被汁水四溅地折断;黄少天随即顺势抬腿,回身一脚,这一脚可谓带着他全部被耍和半夜起床的愤怒,毫不留力,用在人身上,效果堪比被驴踢了一蹄子。那个助手趴在地上,黄少天冷冷地瞟他一眼,他眼角本来就尖,眼神从尖角滑出来,把人扎了个对穿,能霍霍地漏风。他干脆利落地把人能卸关节全卸了,一时间屋里脆响不绝于耳,假如拆迁队如此有效率,那么想必钉子户能少一半。叶修懒洋洋地托着下巴,嘴脸无辜程度以假乱真,终究没能完全幸免,黄少天凉飕飕地瞅他一眼,“日你大爷的老叶,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少天大大口味可真重。”他眨了眨眼,“还没知道答案呢,就要不分青红皂白地日我大爷,假如哥真的有大爷,那你不是很尴尬?”

 

 

 

他这种避重就轻和咬文嚼字得到了巨大抗议,黄少天在这之后至少日了他大爷五遍(感谢上帝,他没有大爷)。“少天大大,如果你能少说两句话,估计联盟心理调节的预约能少一半。”他叼着烟往人那里走,在蹲下来前回头似笑非笑地瞥了黄少天一眼,他说:“来,少天大大看看这个。”

 

他卷起助手先生左手臂上的袖子。那上面有一排特别社会的、刺青一样的东西,上面写着:D0157。

 

 

 

“喂,别装死啦。”他用手把助手先生翻了个个儿,好像翻一条正在煎的咸鱼,而后者的表情也快跟咸鱼没什么区别了。叶修居高临下看着他,一侧头,脸上依旧不显山不露水的。他又低头看了一眼,随手扯一扯衬衫领子,灯光白花花地照在瓷砖面儿上,如同惨烈的肝脑涂地。

 

他说:“睽隔这么些日子,研究院诸位是否安好?”

 

 

 

 

“呸。”助手先生说,因为下颏脱臼,这个音没有发到位,更像“嘿”,他咬牙切齿地瞪着叶修,眼神怨毒如同此人睡了自个儿老婆,或者杀了他全家;叶修大概是被这么看多了,泰然一摊手,表情是为什么我这么帅你们却这么看我——于是眼神又加重一层。助手先生看他岿然不动,冷哼一声,忿忿的,“您要不在,我们都好得很!”

 

黄少天冷眼旁观,他这个“旁观”掺了水分,是支起耳朵听着的那一款。——研究院。很好,就是他先前试图刨根问底、却被叶修糊弄过去的事,那么他碰见的两个异化者、王大眼没法用他的异化症的东西,八成也和这个有关——黄少天的脑子其实绝对称得上灵光,只是他偏爱武力层面的解决方式,他那因为这种偏爱被磨尖的直觉告诉他,这东西水深甚至难以想象,研究院,一个永夜时代的、在联盟记录中都草草带过的东西。他总觉得这像是去拔一只巨大的萝卜,根系渊源已久,覆盖大量腐殖质,原以为大半烂在地里的,没想到一出死而复生;又或者那些蛰息的血脉统统未曾死过?叶修态度飘忽,并不藏着掖着,但也没有对他坦诚相告的意思。想到这里他又开始气起来,难不成——难不成人还当他小孩儿?他妈的,魏琛托给他的半吊子老师是他先扔下,半句话不留就撂挑子两年,现在——现在他还要拿他当那个半吊子学生,这太不像话,不讲理。他明知叶修没这个意思,是他自己,最恨(也最怕)被当作小的,当作保护对象;中外漫漫几千年,不要在乎别人看法的心灵鸡汤林林总总有多少,放眼一看,满川皆是。可是人不是杰克苏,总不能看一篇几千字就立地成佛、鸡犬升天——至少他黄少天不是。纵使他活得风生水起,提刀看剑,单手挑蓝雨大梁,当了无数回跟死神跳贴面舞的英雄好汉,他也不是。也明知比不起。

 

那厢叶修有恃无恐,蹲着和人交流感情,助手先生因为脸朝下不能翻身却偏要抬头,姿态活像蛞蝓,额头齐齐现出一排“一”字皱纹。果真人一落了下风就未老先衰了。他衰还衰得不甘心,抻着脖子嚷“我知道你的异化症叶修!你要杀要剐,总不能把我弄出别的花样!”瞧瞧着口气,活脱江姐再世,那叫一个刚烈,就差说出肉和竹签子的名言(不是烧烤摊子)。

 

叶修“哦?”一声,露出漫不经心的老狐狸笑容,手里还捏着那根烟。他把那根烟头头尾尾打量一番,又换一番眼神去打量地上躺的鱼肉,很有刀俎自觉。“你区区一个B打头的,知道哥的异化症......”他没继续就这个话题探讨下去,玩味地看一眼,“暂且算我不行,咱这还有你们一个老相识呢。”

 

他说:“你该不会不知道一叫王杰希的小孩儿吧?”

 

王杰希要来看他一眼,就不止看见他想说的那些了。叶修说你当然可以不信,但“生杀大权在我手上,况且我们联盟”(他从兜里掏出在大厅顺的传单)“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文明和谐......对,文明和谐,所以嘛,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不流血是原则之一。”

 

黄少天在旁边抱着胳膊,有心无意地扫过来一眼,正好看着了助手先生。他闲闲地补充道:“但是火刑不流血。”

 

经典就是经典。萝卜大棒,多么历史悠久的标配,无数女巫和异教徒下场落花流水地在助手面前走一遍,吓得人家助手先生舌头都成了摆设。“我说说说说!您,您想先知道哪个!”

 

叶修满意一笑。狐狸吃着了烧鸡就会露出这样高深莫测的笑容。“就那个石肤症,他怎么回事?”

 

 

——————一以下为蓝雨3号审讯室审讯记录————一

时间:XX年X月X日24点

审讯者:叶修(君莫笑)

监督者:黄少天(夜雨声烦)

是否使用暴力刑讯手段:否

审讯信息:

 

1. 前段时间的D级石肤症患者为研究院最新成果试验品(肌肉强化药物与石肤症患者结合体)。该药物副作用:损害细胞再生能力。

2. 受讯者表示对于引起精神反噬的装置并不了解,也不知道研究院总部在哪里。其所属分部位于X街地下。

3. 针剂为研究院新产品之一,石肤症患者血清-改III,有60%机率使人患石肤症,正处试验阶段。

4. 针对夜雨声烦的行动是为将其捕获,具体原因不明。

 

————————————————————————

 

黄少天这个监督做得很水,他靠在小柜子上打了个盹,醒的时候叶修已经不见了。他轻车熟路上天台,果然看见一人蹲栏杆上抽烟,姿势危险,稍有不慎,就要坠楼人犹似落花。黄少天怀揣无伤大雅的恶意心想,指不定明天的报纸题目就是:《联盟扛把子不堪重负一跃而下,跳楼前望眼欲穿是哪般?》——然而他终究还是走过去,一手提着人的领子往回拉了拉。叶修回头看一眼他,城市里灯火盈盈零星,映在他眼睛里,如同天淡星稀小。“嗯,咱们少天大大醒啦?周公他老人家是否安好?”

 

黄少天没有理会他。他撸了一把自己稍微凌乱的头发,两手插兜靠在栏杆上,一侧头。“老叶。”他斜过去一眼,“你说实话,是不是即使王杰希来了,他也看不出什么?”

 

叶修懒洋洋地斜睨他一眼,叼着烟,烟头零星的火星子飘飘荡荡地往下飘,他们身处高楼,就好像那些红的、亮的,都被黑暗吃下去。他保持了一贯油滑,没有说话,黄少天盯着他,“你根本没有把大眼叫过来。”

 

叶修就笑起来。

 

“是,”他一耸肩,罕见地坦荡承认了,他的眉毛向上挑,“少天大大真是后生可畏……”

 

他考究地看一眼黄少天,伸手掸了掸烟灰,“你记得王大眼儿之前提到过的,有个叫‘权柄’的东西?”

2017.07.28

评论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