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锦绣山河为逆旅,以浩瀚天地为蓑衣,风雨大作而不需归矣。

 

守夜人【五】

一如既往!

异化症设定,近未来,存稿八万 

请点击【叶黄守夜人】tag看前文

一一一一一一一 

王杰希被世人赋予无数浪漫传奇和想象的右眼并没有封印着第XX柱魔神。

 

事实上,它除了像传闻那样比左眼大一点儿、并且泛着一种暗沉的茶叶色之外,没有任何出人意料的地方;而在人类发展科学技术这么多年之后,改变虹膜的方法多如牛毛和黄少天的话,即使随便一个少年中二病晚期发作,把自己镶成了鸳鸯眼,再老套的父母可能也只是不满地咕哝几声。

 

可是那只眼睛就是好像带着点邪性,它那种暗沉的颜色好像积淀上千年的翠羽,无数纹路下拢着一层又一层波澜诡偈的秘密,像斯堪第纳维亚传说里那些水妖所居住的湖一一人想要往里窥探,然而失足,最后因此溺水而亡。

 

“唉,”叶修感慨道,“真是看一次中一次精神系攻击啊。”

 

一时间黄少天对着那眼睛愣了愣,他身边的三个人都一脸了然,他忍不住去问张新杰:“你也见过?”

 

张新杰:“有一回方士谦不在,我代替他进行了紧急治疗。”

 

他拿来昨天叶修采集的样品,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它,叶修冲黄少天一眨眼,神情狡慧懒散,像某种狐狸。“看见吗,”他说,“这才是王大眼儿真的异化能力,才不是什么避免被私生子认出来而采取的必要伪装措施呢。”

 

 

 

“真实之眼”听上去中二得不行,好像早年受众年龄太小的动漫里冒出来的,可是它并不是一个中二的名字。事实上,它取得十分朴实贴切,因为这只眼睛的能力就是看见真实,如果中二到底的话,王杰希应该改名叫荷鲁斯。

 

这“真实”当然不指看透阴阳这一类能力;它的效用是“信息具体化”,即对视线锁定的东西进行全面的扫描分析,并且一一小范围纵向和横向地一一在时间维度上进行跨越,并以此获得一些信息。这么逆天的能力肯定是有使用判定的,然而这判定是什么、具体在哪方面,除了王大队长自个儿没什么人知道,眼下他盯着那一个小试管,黄少天问他:“哎,老王,你用一次这只眼睛,反噬到什么程度?”

 

王杰希答:“差不多是B级的程度。”他专注得很,答话的时候自然要少,听上去多有敷衍,张新杰闻言一推眼镜:“王队长的情绪反噬程度还要再大一点,因为离脑部近......”

 

“好了。”王杰希放下试管,他看过来的时候左右眼颜色不一,在大小之外对强迫症患者又多了一重打击,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想问问张新杰的感受,“DNA明显显示出与症状不契合的地方,由于排异反应,石肤现象会渐渐在发作四个小时左右向脏器扩张,是进行了某种基因改造的失败品。我这么说可能不大合适,但就好像嫁接一样。”

 

叶修:“能看出来别的么?”

 

“我的 ' 权柄 ' 不够,没有办法越级,”王杰希平静地答道,“可能得要叶神这个级别才行。”

 

“嚯那可真高。”叶修说这话时毫不脸红,自然得就跟喝水吃饭一样,眼神儿真诚如方锐,就差打个传教的小标签,“行吧,有进展就叫你啊大眼儿,没事,你回去之前一起吃个早饭?”

 

“不用了,”王杰希说。

 

他们走出医疗室,叶修咯哒一声打火,他点了根烟猛抽一口,点点头,含含糊糊地说:“就跟你客气客气。”

 

王杰希“......”了一下,露在外面的深灰色眼珠子罕见地向上翻了翻,动作细微,连三分之一的眼白都没露完整,然而因为这一点动作,他的五官通通活泛起来,竟像个挺俊秀的年轻人。然而王队长毕竟是王队长,很快就恢复了不苟言笑,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衬衫领,把围巾围好,说:“再见。”

 

剩下的三人向他挥手致意,他的车灯消失在晨雾里。

 

 

 

 

 

黄少天问道:“老叶,刚刚你们他妈都在说什么?”

 

他现下和叶修两人正对坐在一张小方桌两边,联盟每天发放压缩营养块,永夜时代以前人类就把猫狗的食物改成了天然的,这营养块能保证人维生素ABCDE蛋白质无机盐摄入充足不缺锌缺碘引发智力障碍,但毕竟不怎么好吃。眼下供给不用像永夜那样,一群人拿着枪头破血流地抢一箱糖精,但人类总是贱哪,能活了,自然要追求活得更好一一黄少天手里的营养块可能是在做的时候手抖了,粗纤维实在有点多,他怀着苦大仇深的表情,扬脖灌了一气凉水才把它咽下去,点评道:“卧槽,真难吃。”

 

“老冯能弄到这点东西不容易,你们年轻人也不知道珍惜。”要说人总在追求高质量的生活,那叶修大概不能被划进“人”这一类。他无所谓地咬了口手里的营养块,嘎嘣嘎嘣地嚼了,抽烟这么多年,难为他好牙口,“我以为前雇佣兵少天大大知道黑市险恶的,嗯?”

 

换在平时黄少天要拿一万句话来怼他,奈何他现在糊了一嗓子压缩食品特有的渣,鉴于估计开口就要喷得天女散花似的,实在有损形象,只好默默地瞪了他一眼。

 

叶修:“你是想问研究所的事?”

 

他吃累了,又无聊,干脆用手慢慢地掰剩下那半块营养块,眼睛抬起来,扫了黄少天一眼,“少天大大,你大概知道嘉世被从联盟清除的原因吧。”

 

“啊,就是什么参与人体实验之类的......”黄少天牛饮三杯水,总算能正常讲话,他两手支着下颌,突然反应过来,“你不会是说这其实跟研究所有关吧?”

 

“少天大大智商越来越靠近智人水平了,可喜可贺。”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换来俩白眼儿外加一个恶狠狠的中指,他于是笑得更开了,似好一个春花秋月何时了,“研究所就是干了点像反派科学家一样的贱事,然后就被吊销执照了,好奇宝宝清楚了吗?”

 

黄少天简直要拍桌,先不提什么叫好奇宝宝,这叫哪门子的清楚?什么叫吊销执照?他差点要发动异化症。这感觉很明显:有一件事瞒着他,况且不只叶修,是几个人一起瞒着他,也许还包括除了这几个人以外的谁。他何其痛恨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一一也许这个曾经教过他的男人还把他当年轻人,他心想。他把两只手在餐巾纸上胡乱地揩了一揩,要开口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叶修先一步截住了他,“这几天哥要出个挺有意思的任务,你去不去。”

 

黄少天朝他瞪视两秒,最终在能害死一打猫的好奇心下妥协了,“......去。”

 

 

 

晚些时候他调出联盟地图,抱着不大的希望查看了叶修的位置,毕竟叶修那种人是总要因为烦把通迅器关掉的,意外得很,他在地图上找到了他。一枚小红点,就像一个行将熄灭的烟头那样缓缓地闪烁,下午的天阴淡如白水,薄薄地敷一层,没有滴下来的预兆,他对通讯器说:“守夜人,君莫笑。”

 

通讯器发出柔和的“滴”一声,马上就转到了叶修那儿,他接起来的声气懒洋洋的,“少天大大干什么呀?”黄少天跟他问那个“挺有意思”的异化者的事,叶修笑,“哎呀,咱们小朋友还当真了。”

 

卧槽,什么?!黄少天当场就跳了脚,敢情你他妈是在坑我?!就算转移话题,也不带你这么转的好吗,叶修你是不是人,你他妈把这话说清楚!眼看这人语速呈几何级数暴增,要按辈分依次往上问候叶修的女性祖宗,斗神听着都怕了,连忙打断他,声气息事宁人,“逗你玩儿的少天大大,小的怎么敢放剑圣大人鸽子一一还没出现呢,但哥估摸着差不多是时候了,来吧。”

 

 

 

 

 

2017.07.01

明天出分。god bless me。

评论(4)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