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三】

异化症设定,近未来,存稿八万,请放心 

前两章请点击【叶黄守夜人】tag

一一一一一


人们经常要抱怨小说和电视剧狗血。可是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艺术源于生活,而生活远比电视剧狗血得多一一直到这热气腾腾的狗血浇了他们满头满脸,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它的真实性和普遍性。

 

现下人们没有“们”字,单指黄少天一个,他张了张嘴,像条菜市场里被扔在地上的鱼,只发出半个嘶哑的音节,充分凸显其狼狈和猝不及防。他停了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艰难地问道:“叶......叶秋?”

 

那来救美人的英雄往前走了一步,脸的轮廓浮凸在阴影里,被渐次红亮起来的烟头照了一小半边,他吐出一口烟雾,说:“纠正一下,是叶修。”

 

他说;“他乡遇故知,少天大大就把自个儿搞得这么狼狈,嗯?”

 

 

 

黄少天没来得及理他,他脑子嗡地一声,那阵烟雾飘过来,把他整个人托得云里雾里,有点不知今夕何夕的恍惚。

 

 

 

他二不楞登地杵在那的当口,叶修已经懒洋洋地走了过来,他在黄少天边儿上蹲下,用手拨了拨他的膝盖:“伸开点,给哥看看。唔,这不是那大个儿弄的吧。”

 

黄少天腿上突如其来的痛感拽着他往地上落了落,好像下坠时骤然抓住了悬崖上一棵草,他得以片刻定神。前雇佣兵看着天不怕地不怕,能空手接白骨、独战小怪物,实则怕疼得很,私底下连打个针都要磨蹭一会做做心理工作。现下叶修动作简单粗暴地拿碘酒搽他皮肉里滚进来的沙砾,痛得他抽冷子似地颤了一遭儿,表情有半个是想要暴起打人,好在忍住了,没能跑题,“......不是,等等,你怎么还活着?”

 

“盼点好吧小朋友。”他挑起半旯眼尾,似笑非笑地睨过来一眼,这眼神熟悉得黄少天心里一紧,好像这一年半都是过眼云烟,只存在于他自己心里的幻象,眨眨眼就能溶化在落日的余晖里,“哥怎么也算是教过你的,哪儿能就这么死了。”

 

啊,对,黄少天终于有了种双脚落地的感觉,他结结实实地吐了口气,十分欣悦地接受了这一事实一一他心想:“没错,这可是前斗神,怎么会就这么死了呢。”

 

叶修的脸在他视线里慢慢地真实起来,和无数情绪反噬里的幻觉、白日梦缓慢分离,就好像油和水那么泾渭分明。那股烟草味萦绕着他,比真实更真实。他就笑起来。

 

 

 

“看在哥救你一命的份儿上,这个人头就算在哥名下呗。”

 

联盟按各小队底下的人头数记分,年终总评,榜首的来年要加补给,算是个不小的彩头。叶修说这话的时候正把一个小瓶子塞进包里,他取完石肤症患者的生物样本,直起腰来,正在那勉强能辨认出人形的小铁人(正经字面意思的“铁人”)边上转悠。黄少天闻言自然不干,人的记忆真是能屈能伸,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那睽隔的迢迢一年半便被缩地成寸,他张口闭口,俨然熟稔如从前,“能不能要点儿脸啊老叶?你才打了一发子弹!”琐碎的事物因为事隔经年被赋予温度和额外意义,他对这些毫无必要的拌嘴像赚外快似地热衷,好像单凭这十来分钟,就要补上漫漫十八个月欠下的份额似的。

 

叶修举起双手,以示无奈投降。他打量了几眼那石肤症患者的尸体,将视线转向黄少天,“是不是有个狙击手。”

 

黄少天意外,“你处理掉他了?”

 

“没。”一阵风吹过来,那烟头儿上红亮的光黯淡了一下,他用手拢住,鬓角的头发丝被带得飘了飘,“来的路上看见了,想着你这边估计比较紧急,就象征性地开了两枪,没打死,跑了。”

 

是比较紧急,假如他晚来一秒,大名鼎鼎的夜雨声烦可能要打出GG。黄少天干咳一声,好在叶修并没继续就这个话题讨论下去,他转到那堆金属旁边,用脚拨了拨:“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患者可真是邪了门了,黄少天从来没在联盟的存档里看见过这样的病症,他的血液能够自主金属化然后重组,从血管里一寸一寸长出刀子来一一实属邪性得毫无规律可循,好在这人想象力不大丰富,要换黄少天,大概能整出个加农炮。叶修听他比划着形容完,皱了皱眉,“这怎么听着这么像张佳乐。”

 

张佳乐,A级异化者,病症是“繁花”,他血液能解构重组,制造出枪械,黄少天:“最奇怪的不是这个,本少都把他KO掉了要取样的时候,他就突然自己化掉了,喏,就变成了这么一摊,苍天在上,我发誓他已经死了。”

 

叶修低头把那根烟尾巴猛抽了一口,丢在地上踩灭,他的刘海有点长,打出一片参差不齐的阴影。黄少天在那阴影底下看到了极其类似错觉的、一闪而逝的忧虑,深重而几乎要和影子融为一体,他很快抬起头,懒洋洋地笑了一下,说:“没事,咱先回联盟。”

 

 

黄少天现下暂时性瘸腿,理应享受伤病员待遇,可惜他本人骨头倍儿硬,拒绝人道主义搀扶,仄歪着一拐一拐地走路。借着这个空当他去打量叶修,时间这把杀猪刀大概对他有种额外的眷顾,几乎并没怎么妄加削砍,他的脸依然是不大健康的苍白,眼角眉梢都懒洋洋的,垂下眼的时候就带上一种凉凉的旁观,近乎漠然。他大概是顾忌黄少在侧,没有抽烟,啪嗒啪嗒地摆弄一只打火机,过了一会黄少天算是后知后觉地想起了关键问题,拿手腕一怼他,“诶,老叶你怎么活下来的?”

 

“没怎么。”叶修似笑非笑地抬了抬眼,分给他半个小觑,他说话拖着点懒散的尾音,要昧掉将近一半音节,“就,被奥特曼抓走和别的小怪物关在一起了,哥看着他们要拿小怪兽轮流炖汤,就跑了呗。”

 

事隔经年黄少天回想起来,深恨自己当时榆木脑袋柏木脑袋,没听出叶修这话里更深的端倪,可是叶修惯常嘴上跑火车,信用长年欠费,估计换张新杰来都不会把这当句正经话听。黄少天唾弃地瞥了他一眼,刚要牙尖嘴利地咬回去,叶修就往左倾了倾,伸手捏住他半绺头发,指尖蹭过他发梢剩下的一点亚麻色,“怎么没有再染了。”

 

黄少天初入联盟时正值中二,一身压不住的反骨,染了一头白金色的头发,张扬得要飞起来。好在他皮子白,不显俗也不杀马特,倒好看得像燃烧的银子,晃人眼珠子疼。叶修走后他工作愈发险恶,每天疲于(字面意义上的)奔命,没闲心捣鼓他头发了,自然那亚麻色就好像韭菜尖,越剪越少,到得现在,只堪堪剩下一个边儿,冷冷地反着金属色。黄少天一哂,“都是以前年轻的时候有闲心打理这些,现在一一本少哪儿有空,日理万机的。再剪一回就彻底没了,老叶你倒赶上最后一茬。”他自己倒偏过头去看了看。那发尾就着暗沉下去的夕阳一照,砾砾地反着光,倒像时下联盟里姑娘们流行的重金属色。

 

 

 

联盟分四个部门:罪,罚,律,理。罪和罚是近义词。前两个收异化者,后两个收人类。

 

“罪”收完全异化者,多半高危,像黄少本人就在此就职;“罚”收后天不完全异化者,这类人比正经异化者还罕见,拥有部分异化能力却不能完全使用,得借助特殊手段合理引导这股力量,当头一个就是联盟第一美女法师,再有就是咱喻队。律部人员繁杂,都是能打架的,有长枪短炮,也有赤手空拳,诸如韩文清,诸如苏沐橙,“理”负责后勤治疗,大多战五鹅,联盟最金贵的科学家和学者都在这儿,哪一天联盟总部被炸了,首先要保的就是这群命根子。

 

黄少天和叶修走进联盟总部,走廊里人形色匆匆,手持夹子和五花八门的违禁品,他们过目的硝酸甘油总量要把联盟炸了两窝。众人先要对前者致以嘻嘻哈哈的问候,问候到一半,眼珠子要掉出来:我靠,那谁?叶神??叶神复活了???后者把奥特曼和小怪兽的说辞拿出来再重复一遍,好一个舌灿莲花,好一个滚瓜烂熟,一看就是老狐狸,在腹中打过无数遍腹稿的。叶修扫描虹膜登录身份的时候黄少天就在边儿上看着,看到他的ID,君莫笑,律部所属,心里跳了一下,“老叶你不是异化者么。”

 

叶修笑,联盟禁烟,他叼着根烟闻味解馋,说话含含糊糊的,“这是一老朋友的号,他死......他因公殉职之后,哥把它转到名下了。”

 

联盟的转ID手续繁琐冗长,十分麻烦,不是正常人能忍受的,像叶修这样懒怠得连个正常报告都要上论坛下载模板的就更不要提了。黄少天知道不好再问,转而去看联盟的地图,大厅里有张巨大的电子屏幕,灰色背景上是无数不同颜色的小圆点,偶尔有几颗星星,大部分圆点都是静止的,一些在有规律地移动着。他奇道:“咦,老叶你现在还是个队长哪......哟,这是谁在往这边赶?好像是王杰希?”

 

 

 

2017.06.29

评论(8)
热度(289)